您现在的位置:中共如皋市纪律检查委员会>>宣传教育>>倡廉文摘>>正文内容

范仲淹:先天下之忧而忧

秋和八年春,范仲淹通过科举考试,中榜成为进士,从此开始了近40年的政治生涯。在地方任上每到一地,范仲淹都兴修水利,培养人才,保土安民,政绩斐然,真正做到了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天禧五年,范仲淹被调往泰州海陵西溪镇。当地多年失修的海堤,已经坍圮不堪,遇上大海潮汐,水淹泰州,成千上万灾民流离失所。范仲淹上疏,要求重修一道坚固的捍海堤堰。随即,范仲淹被任命为兴化县令,全面负责治堰。经过范仲淹等人的努力坚持,绵延数百里的悠远长堤,便凝然横亘在黄海滩头。往年受灾流亡的数千民户,又扶老携幼,返回家园。人们感激兴化县令范仲淹的功绩,都把海堰叫作“范公堤”。兴化县不少灾民,竟跟着他姓了范。至今兴化仍有范公祠遗址,为家乡人所怀念。

范仲淹的仕途,几乎就是一个屡言屡贬的过程。在范仲淹看来,“儒者报国,以言为先”。正因为他的直敢谏言,范仲淹屡次被贬,仕途极其坎坷。范仲淹在庆历新政前,曾因上言被贬谪三次,对此,舆论誉之为“三光”。景祐三年,范仲淹根据调查,绘制了一张“百官图”呈给仁宗。他指着图中开列的众官调升情况,对宰相任人唯亲的用人制度提出尖锐的批评。结果,范仲淹又一次被贬,送行者寥寥无几,只有正直的王质,扶病载酒而来,他赞扬“范君此行,尤为光耀!”几起几落的范仲淹听罢大笑道:“仲淹前后已是三光了,下次如再送我,请备一只整羊,作为祭吧!”尽管言语豪放,但范仲淹的心中仍然宁静,就如他所作的词《御街行》:“纷纷坠叶飘香彻,夜寂静,寒声碎。真珠帘卷玉楼空,天淡银河垂地。年年今夜,月华如练,长是人千里。”

站在览秀亭西望,极目的远方是巍巍秦岭和太行。范仲淹总在梦中记起沧桑的戍边岁月。胡骑突突,黄沙阵阵,战尘万里,羌笛悠悠吹响,何时是归期?范仲淹惦念大宋边境,牵挂他带领的那支大宋铁军,牵挂边境的民众安危。宝元元年,党项族首领元昊称帝,建国号大夏。西夏建立后,很快就侵犯大宋边境,面对突然挑衅,宋朝措手不及,无人敢出面迎战。在这样的历史场景中,已经三次被贬的范仲淹重新被启用,领军作战。这时的范仲俺已经52岁,仕途的艰辛蹉跎使他早已霜染鬓发,但他忠心报国的热忱仍灼灼炽热。

范仲俺风尘仆仆来到处境最险恶的延州时,眼前到处是断壁残垣,茅庐草舍被焚烧为废墟,死逃之余的百姓更是无衣无食,无家可归。范仲俺全面检阅军旅后,开始了认真的裁汰和改编。他从士兵和低级军官中提拔了一批猛将,由当地居民间录用了不少民兵;开展严格的军事训练,一支大宋铁军由此诞生。范仲淹赏罚分明,勇猛杀敌的士兵得到奖励,立功的将领得到提拔重用,对克扣军饷的军中败类则当众斩首。范仲淹把整个身心都交给他的军队,将士没喝上水他从不说渴,将士没吃上饭他从不叫饿,朝廷赏赐的金银财产他分文不留,全部分发给将士。当时的边境上流传着一首歌谣说:“军中有一范(仲俺),西‘贼’闻之惊破胆。”西夏谈其色变,称之为“范老夫子,胸有甲兵无数”。在范仲淹等将领的苦心经营下,边境局势大为改观,庆历四年,宋夏达成和议,西北局势转危为安。

站在览秀亭北望,远处依稀是伏牛山蜿蜒的剪影。曾为朝廷效命的游魂,时时入夜梦中。范仲淹思念山北的东京城,思念高居皇宫的仁宗皇帝,并为“庆历新政”的夭折而感叹。庆历三年,范仲淹出任参知政事,在仁宗皇帝要变革政局的要求下,他夙夜在公,很快呈上了著名的新政纲领《答手诏条陈十事》,提出十项改革主张:“明黜陟,抑侥幸、精贡举、择长官、均公田、厚农桑、修武备、推恩信、重命令、轻徭役”,仁宗赞可颁行,范仲淹的改革思想得以付诸实施。庆历新政的核心,是精简官僚机构,选拔精英人才。范仲淹主张,要改变中央机关多元领导和虚职分权的体制,认真扩大宰臣的实权,以提高行政效率。为了撤换地方上不称职的长官,他又派出大批按察使,分赴各地。按察的汇报一到,那些贪官污吏的姓名就从班簿上勾掉。他的助手枢密副使富弼看他一手举簿,一手执笔,俨然无情的阎罗判官,便从旁劝谕:“你这大笔一勾,可就有一家人要哭!”范仲淹锵然回答说:“一家人哭,总该比几个州县的人哭好些!”

新政实施的短短几个月,大宋的政治局面焕然一新。但是,大批守旧派的官僚们,联合攻击新政官员,并以制造事件的阴谋手段,迫使曾经慷慨激昂。想励精图治的宋仁宗黯然退缩,并下诏废弃一切改革措施。范仲淹革除弊政的苦心孤诣,转瞬间付之流水,他也由宰相被贬为知州,后又下放到邓州。尽管新政失败,但是改革带来了极大的影响,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社会环境。宋代伟大的改革家王安石评论范仲淹:“一世之师,由初迄终,名节无疵。”朱熹更是对范仲淹高山仰止,他称赞:“范文正杰出之才。天地间气,第一流人物。”

站在览秀亭南望,南飞的大雁正在天空列队而过。范仲淹想念四海之内的朋友,眷恋他们一起奋斗的日子。在推行庆历新政中,范仲淹与富弼、欧阳修、余靖、尹洙、滕子京等人意气相投,并肩作战,共同报答朝廷的知遇之恩。新政失败,众友人流落各地,他们可安好?幸有好友滕子京自岳阳来信,要他为重新修竣的岳阳楼作一篇记,这让范仲淹欣喜异常。为了激励遭到贬黜的朋友们,也为了表达自己心怀天下的忧患,范仲淹用洗炼优美的文字描述了洞庭湖波澜壮阔的景色,并且借景抒情,劝勉失意志士不要因自己的不幸遭遇而忧伤,要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忘却个人得失,为天下苍生鞠躬尽瘁。

这世界纷纷扰扰,宠辱不惊有几人能做到?两岁丧父,饱经人间磨难的范仲淹,无论身处什么样的逆境,他的所有言行,都浸透着一种浓厚的报恩思想,他要为这个国家的最高利益,为黎民苍生的长治久安而尽心竭虑。正如欧阳修在范仲淹神道碑中所写:“公少有大节,于富贵贫贱、毁誉欢戚,不一动其心,而慨然有志天下,常自诵曰: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

一篇《岳阳楼记》,让天下为之动容!至今那洞庭湖水,依然在月光下闪耀着鳞波,但岳阳楼俯瞰万里的高度,后人有谁能够企及?

征战时,乐天下;耕读时,忧天下。何时人才能逍遥?范仲淹那一片报国爱民之心,千年来终化为警世绝句,时时叩响仁人志士的抱负与胸怀。(姚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