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共如皋市纪律检查委员会>>宣传教育>>以案警示>>正文内容

巡察组门外的徘徊

这两天,老葛有些心神不宁,从上周看到如皋市委巡察组对市水务局巡察公告的时候,他就变得沉闷了,总是盯着走廊尽头发呆。从昨天起,市委巡察组开始进驻巡察,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头。

上卫生间的空隙,老葛又不知不觉再次徘徊在巡察组所驻办公室门口,这次刚巧碰到巡察组张组长,老葛与张组长匆匆打了个招呼后,就急急忙忙地转身回去了。张组长望着老葛的背影若有所思:老葛今年59岁,是老一辈的水利站长,退二线也有2个年头了,再过段日子办了退休手续,就可以安享天年了,可是......张组长本能地察觉到老葛行为有一丝的异常。

“咚咚咚”,巡察组办公室门被敲开了,进来的是老葛,看到这个频繁出现在眼前、打招呼时都唯唯诺诺的老同志,张组长果断邀请他进来坐坐。直觉告诉张组长,老葛是有事而来,而且他知道现在老葛心里肯定是踌躇不定的,如果多问两句,甚至语气重一点,都有可能让他转身离开。

老葛亦步亦趋跟着张组长进了办公室,一直低沉着头,不发一语。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,张组长搬了张椅子让老葛先坐下,转身泡茶的同时轻松地问道:“老葛同志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老葛偷瞄了张组长一眼后又立马把视线埋进了两腿中间:“ 我是一名退伍老兵,在部队的时候,就开始接受党的教育,对党、对国家绝对忠诚……”老葛突然抬起头,看着张组长,眼里充满想得到认可的神情:“领导,你相信我的政治素养吗?”

“老同志,组织愿意相信你”张组长尽量缓和自己的语气,接着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要向组织反映?”看着老葛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张组长没有反复纠缠于讲事情,直接轻描淡写地跨过这个话题:“老葛,你快要退休了吧?”

“是的,当了一辈子的党员”老葛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因为自己的私欲,没能算好‘政治账’,糊涂的给党组织蒙羞了,自己的政治清白肯定要受到影响。要是真的去坐大牢了,我儿孙的政治清白怕也要受到影响,家里面肯定会鸡犬不宁,我这是算的哪门子‘家庭账’、‘经济账’啊!”

张组长看到老葛此时表情凝重,意识到了其中的端倪,便语重心长地安慰道:“老同志,既然您能主动来,就说明了你已经选择了充分相信组织。主动向组织坦白等于自己救自己,也是给了组织救你的机会。”

老葛听得出张组长这话的分量,把头埋得更深,使劲地攥着手。突然老葛猛地抬起头长吁了一口气:“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?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!廉政教育大党课里面提到的那些反面事例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?每次参加三会一课,头都不敢抬。再加上最近巡察的力度这么大,整天活在忐忑当中,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住了,不管能不能得到组织谅解,我都要向组织坦白。哪怕是要去坐牢,我也要把自己交给组织。”老葛一把拉住张组长的手,“只是可惜了欧阳会计,她年纪轻,两次恶性肿瘤开刀后身体一直不好。还有小刘站长,刚通过竞争上岗,担任部门一把手站长。老邹站长,曾经获得过国家水利部“大禹”奖的先进工作分子。这件事对他们肯定会有影响。说这事,都怪我,是我一时糊涂,做了错事,连累了他们!可以的话,请组织多为他们考虑,错由我一个人担着。”

看着老葛如此地责怪自己,张组长看得出老葛的顾虑挺多,担心家人、担心身边的同志、担心对组织造成的影响,便耐心细致的做起思想工作:“当前我们把‘四种形态’作为重要遵循,让那些相信组织、依靠组织、主动交代问题的党员干部迷途知返、悔过自新时有了明文的支撑,只要你相信组织,组织肯定会依法、依纪、依规为你考虑,给你帮助和出路的。”

原来早在五六年前,老葛在担任水利站站长期间,与水利站其他工作人员一起,在市某重要水利疏浚工程项目转包过程中,以单位名义将项目中数额较大的盈利进行了私分。当时大家都出于侥幸,但十八以后反腐倡廉要求越来越严格,全面从严治党举措越发严厉,尤其是巡察利剑更是所向披靡,深入人心。老葛与其他人员对所犯错误后悔莫及的同时,却又害怕承担严重的后果。他们知道组织的各项政策、想向组织主动反醒而获得较好的结果,但又因对组织政策了解不透彻而不敢勇敢地迈出那一步。听说市巡察组要进驻市水务局,大家像没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。最终老葛在张组长的劝导下,原原本本地交代了他及其他同事存在的问题。

说完的那一刻,老葛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,起身到门外把其他三人叫了进来。张组长接过四人的检查书,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,抬眼看去,这间办公室不知何时开了扇窗,阳光从窗户倾泻进来,照得人暖暖的。